媒体揭秘"刷墙公司"村村乐崛起:村里有人
分类: 产品展示   发布时间: 2016/5/13 16:36:24 
    手术前一天,记者在袁家岗重医附一院胃肠外科病房见到了徐寒:圆圆的脸蛋,眼睛被四周的肉压成了一条缝,穿着医院特大号病号服依旧显得超级紧身,他坐在无扶手木头椅子上,戴着呼吸机吸着氧。

    “没办法,他太胖了,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吸氧,不然有时会喘不过气。”妈妈游惠说,然后抓紧时间给儿子剪起了脚指甲。“洗脚、剪指甲,甚至上厕所、洗澡,对他来说都太困难了!”

    中午吃饭时间,从病房到食堂两三百米的距离,徐寒喘着气歇了4次。来到食堂,座位无法塞下他庞大的身躯,他只有等着妈妈打好饭菜后站在桌旁吃饭。记者发现,徐寒当天吃了一碗米饭,饭量与常人无差。“我在家一般也就吃两小碗饭,饭量真的不大。我从不暴饮暴食,但体重却一直在增加。”